“胡说”岔路河完整版

2020年10月26日15:20:34 发表评论 34 views

作者:laohushuobadao

写在前面:

网名叫laohushuobadao的老人本名张宝昌,是岔路河村二队农民,老人家去年永远的离开了,但他写的文字依然鲜活,向人们讲诉着一个又一个生动有趣的历史故事,这次连载的“胡说”岔路河系列,是关于岔路河地质方面的内容,更有鲜为人知的“吉石”,老人曾在自己的个人说明里写下“为"吉石"名扬天下而奋斗”,让人肃然起敬!让我们再次跟随他的文字走进一个你不知道的岔路河。

“胡说”岔路河完整版

强光照射下的黑曜石貔貅手链

如果我说岔路河是建立在一座火山口上的城镇,大约99%以上的人会认为我是酒后一派胡言。但是我有证据,而且是确凿无疑、任何专家推翻不了的证据。

这座火山喷发时间相当长,长达数千万年,但规模并不大,远不及长白山天池。所影响的范围也不大,但涵盖了差不多整个岔路河镇----这就足够了。

火山喷发的时间起于一亿多年以前的中生代侏罗纪,结束于大约据今天7千万年以前。是一座比较典型的中生代火山。

地球在中生代火山几乎遍地都是,由于年代过于久远,大部分都深埋入地下,存在于现代的遗迹在世界上并不多,老天爷眷顾岔路河,在这里留下了大量证据。

让有志之士多了解一点乡土自然知识,这是我所期望的。这个话题会很长,不喜欢的请绕行。因为我的网名就叫"老胡说八道",勿怪。

?事情还是从许多年以前的一次中午饭说起,我和儿子之间有一次争论,话题是他认为非常了解岔路河。我顺口问了一句;"你说岔路河附近的山体是由什么组成的?"

他当然回答:"石头啊!"

"什么石头?"

"都一样的。"他开始胡说。

"不对,大砬子是青石,老山头是红石头,骆驼山是风化石,东大岭是河卵石。"

对于短短一千米范围之内的山体结构有如此大的差异,任何人都不会相信,儿子当然也是如此:"那是不可能的!"

在酒足饭饱(当然,准许我自己喝酒,儿子不能喝)之后,父子各自骑一台自行车上路了,因为儿子比较犟,不在真章实据面前不会任口服说。

在过了大桥以后,儿子有些后悔了,眼前的景色是我所指的方向---于家崴子一带,成成叠叠,几乎全部是河卵石和泥沙。

这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地质环境,为世界罕见。

您相信吗?不相信,请站在大桥上向东北张望,你们看去!!!

如果卵石呈现和附近山体一致的倾斜状态,那很好理解----大砬子山体最年轻,老山头次之,骆驼山一带风化最严重。这就可以肯定的说是由于地壳变动,山脉隆起形成的自然现象。由于南边隆起了山脉,原来在海边的卵石被排挤在最北侧。

但事实并不如此,卵石层大致呈现水平状态,与地壳倾斜角度并不一致。

是由于岔路河水造成的吗?不可能,因为在卵石的南方,是大砬子、二砬子、老山头,高度都比东大岭高十几米。岔路河水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越过这几个山头造成东大岭的卵石结构。

这一切不符合常理。

我为什么敢和专家叫板,火山喷发的年代在距今1?2亿年----7000万年以前,而且是多次喷发,原因就是我手里掌握的动植物化石太多太多了。通过这些化石,可以了解东北亚曾经有过和现在热带雨林一样的气候,年轮达到30毫米左右,也有过干旱季节,年轮紧密。

“胡说”岔路河完整版

强光照射下的黑曜石貔貅手链

从蕨类植物、裸子植物、被子植物的比例,就可以知道它们产生的年代。也就能够推算出火山爆发的具体年代。

你了解你脚下的这块土地吗?你了解你身边的人吗?

大量的河卵石堆积成山,那么这些河卵石从何而来?很少有人去认真思考这一问题。我也懒得东跑西颠拍照,如果您年轻又不相信我胡说,就实地考察一下,反正路途也不远,就当锻炼身体了,吃不了亏上不了当。

中国是一个比较崇尚石文化的国家,如果哪个房屋"不太平",可以找风水先生在指定位置埋下一块石头,上面刻几个大字"泰山石敢当",于是房屋的主人就可以安心居住了。

"石至美则为玉",中国关于玉的成语就有100 多条,最著名的数"价值连城",讲的是春秋战国时期,一个楚国人叫做卞和的,发现凤凰落在一块石头上。"凤凰不落无宝之地",这个卞和就把石头献给楚王—结果是两次受到"蒯刑",被砍去了两只脚。

“胡说”岔路河完整版

强光照射下的黑曜石貔貅手链

这块石头后来被证实确实是美玉,这就是有名的"和氏璧"。在落入赵国以后秦国想用15座城市换这块玉石,这就是"价值连城"的来历。由于蔺相如和秦王斗智斗勇,因此蔺相如一路高升,官拜为"相",相当于国务院总理吧,因此才和大将廉颇演出了"将相和"。

这些故事,有些人知道的比我多,咱不赘述。

反正当今时代,一只玉石手镯价值2000万以上的故事在电视中经常看到,而且是在央视"寻宝""一锤定音"等正式节目,而不是文艺节目。

玉石似乎与岔路河无关,其实不然。咱岔路河也产玉石,而且是很好的玉石。

多少年以前我无意中在路边捡起一块"朽木",发现重量不对。清洗去泥土以后,发现这是一块树化玉,树化玉中国不产,只产生于缅甸,而且资料介绍:有年轮、疤疖、虫洞等特征的树化玉,属于"世界罕见的珍品"。

这块石头有树皮、年轮、虫屎、虫洞,在清洗虫洞的时候,我想千万别有虫子,但恰恰在虫洞里发现一个白点,是虫子无疑。

玩石头的人都知道,在石头里发现虫子的几率少之又少,大部分石头里的虫子都是人工雕琢的,而且原料都来自缅甸,中国没有一个省份敢称自己有树化玉的,因为树化玉的产生需要极为苛刻的地质条件。硅化木则到处都有。

在树化玉中发现虫子的,中国更是没有记载,因此我所发现的虫子可以说是"中华第一亿年虫"。

后来发现的带有树皮、年轮等特征的树化玉很多很多,以致我把"世界罕见的珍品"只当做划分年代的标本。奇石是禁止动刀的,只要"开窗""开门"就会大大贬值。玩儿的就是一个"赌",咱可不管那些,该切则切,是玉石无疑,打磨成蛋面会出现猫眼效应。

2012年永吉县科技文体局奚局长带队,来到我家,县里想建一个专题博物馆。

等待早饭,还有一点时间。继续胡说。

本人不喜欢石头,无论是宝石还是钻石,也都和普通河卵石一样对待。它们饥不能果腹,冷不能御寒。说句没有出息的话,我最喜欢酒肉,那玩意儿挺美的。这大概是长期饥饿所造成的负面影响,"年轻时候什么都想吃,什么都没有。现在什么都有了,什么也吃不下去了。"

“胡说”岔路河完整版

强光照射下的黑曜石手链

一个不喜欢石头的人一辈子必须和石头打交道,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儿。

搜集岔路河老地名的朋友不要忘记有一个地方叫"任豆腐坊",我是老八区油坊生人,和后来做了海军上校的李铁铭出生在同一个房屋。和海军大校岳北恒吃一个奶长大的,前几年看到他的母亲张俊杰,相互之间亲热的不得了,她目前在吉林市永强小区居住。和去年"专程到我家访问"的徐洪洗中将是同班同学,其余李忠江、吕世洲、朴景学------人家都出息了,唯独我是农民。心理不平衡吗?没有必要。在身背家庭出身包袱的情况下,可以自选课题,同样活出个样儿来给自己看。

“胡说”岔路河完整版

强光照射下的黑曜石手链

以上言论并不是在炫耀自己,而是在激励岔路河的有志青年:咱不比别人矮三分!

话归正传,"任豆腐坊"离岔路河河边只有50米左右,从学会走路开始,就和河卵石打交道,那是玩具,后来"出民工"每天筛砂石、清洗砂石是日常工作,年龄大了,在吉林省排水量最大的船"水上天"号工作了数年,晚年又任了一段时间的砂石厂电工。业余爱好是打渔,年轻时候经常在沙滩、卵石堆上赤脚狂奔。

一个不喜欢石头的人一辈子净和石头打交道了,但相互之间也有所了解,因此我号称"东北奇石王"并不过分,任何人搜集的奇石品种、数量都很难与我匹敌,包括中水一局的赵有贵。

老伴叫我吃饭了,有时间再闲扯。

如果您仔细观察那些杂乱无章的河卵石,就会发现它们大致呈现南高北低的走势,它们从南边随流水而来确定无疑。

经常打渔对于河卵石的来龙去脉再清楚不过了,因此在一篇日志中谈到一个现象,河流"山谷多巨砾、平原富泥沙",这是一个很普通的自然现象。根据卵石的体积大小,就可以追查它的源头,它们究竟产生在什么地方。

“胡说”岔路河完整版

强光照射下的黑曜石手链

比方老虎林子一带卧牛石非常多,南崴子一带石头只有盆大小,桥下拳头大小的比较多,太平以北的石头适合打弹弓用,将军一带只有沙子和泥了------当然,我指的是自然分布,人工挖的沙坑不能计算在内。

从清真寺北可以看到大块石头,但到于家崴子一带就只剩下碎屑了。

根据卵石的体积很容易判断这些卵石的诞生地在5公里范围之内,但在这个范围之内即没有高山,也没有大的水流。这么多的卵石从何而来?

卵石风化相当严重,大部分花岗岩出土以后见到水便成为泥土。

花岗岩属于硅化物,极难风化,如果风化达到这种程度,说明这个山体存世在亿年以上。

我没有了机动车,不能配照片。但每一个岔路河人都可以实地考察一下,我的疑问是不是有道理,反正也不远。

谈到照片,中国摄影家协会秘书长候紫先生(清华早期毕业生,做过几年周恩来的专业摄影师,在国际上有一定影响),他对我的照片的点评还是非常中肯的:"一个具有良知的原生态摄影者"。确实,我的图片具有非常大的随意性,纯属于原生态。

“胡说”岔路河完整版

强光照射下的黑曜石貔貅手链

这条消息并不是我拉大旗作虎皮,您在这个吧里就能查到。这样的人物能给予点评,对于专业摄影师或者记者是一份荣耀,但对于一个普通农民基本没有什么意义。

但是拍摄自然景色我有我的一套办法:

一个是时间,这在使用数码相机并不难,右下角都有,只要您一次调对了就可以。

二是地理位置,关键图片必须标明。比方给导弹编程,您可以输入东经125·97918793559074北纬43·71241543892321.这个位置可以您在导弹里装满欧元、美元,实在没有以上货币,随便什么钱都可以,人民币也行。但炸药和核弹头就免了吧,因为这个地点是岔路河十字街中心,乱扔炸弹挺不礼貌的。

三是方位,我用钟表盘表示,比方正南为6点,正北为12点,打个比方;如果我拍摄南胡同,可以注明5点----因为它的方向不属于正南。岔路河真正的正南是二甲营黄榆背,只是由于街道的走向,让大多数岔路河人产生一个错觉,你相信我的胡说吗?

“胡说”岔路河完整版

强光照射下的黑曜石貔貅手链

以后如果我发自然景色图片去说明问题,就用这样的标示,不多解释。

继续胡说。

大量的卵石从何而来,困扰了我数十年,有两件事揭开了谜底。

一是清真寺东、新城驾校西侧的断层,有一条白色的"泥土"呈现大约35度的倾斜,直接指向南方,如果按照这个方位计算的话,这座山峰哪怕是在大砬子左右,当时的高度也不会低于1000米,而清真寺只是当时的山脚下。

另一个是在吉林市委宣传部工作朋友送给我的一幅亲手拍摄的图片:长白山瀑布。当然人家属于专业摄影师,水平远非我等相比。不过一个自然现象,解开了我心中关于东大岭卵石杂乱无章的谜团。请看图片:

我的电脑由于附近设备经常启动造成的电压降而经常黑屏,思路也被打断。

继续白话:

从照片上看,泥石流也可以形成卵石,而卵石排列的方向不一定都冲火山口,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东大岭卵石杂乱无序的原因。

如果站在大砬子或者二砬子向南望去,山势基本成为环形,马场是火山口。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。

"火山口能有这么大吗?"----不必去天池旅游,你只要根据卫星地图覆盖一下,就会发现,天池现在的水面远远比这个环形要大,要知道天池是座活火山,还没有完全崩塌。

从大砬子的断面可以看到黑色玄武岩流动中凝固的痕迹,图片是从我的相册里翻拍的,不是那么清晰,看清晰的,只好实地考察。

这就是岔路河地质条件非常复杂的原因,当然,我希望有识之士拨倒我的论点。我因此断言;岔路河是一个建立在火山口上的城镇。

当然,还有许多证据证明这里是一个古火山,而且它的年代都可以准确定位。以后慢慢再谈。

如果利用起来,这是一处世界难得的地质奇观,如果不加利用,这里啥也不是。

能够保留中生代火山遗址这么完整的,世界上没有几处。

欢迎大家喷我,咱静静等待,再还击。没有学问的农民和大家进行学术讨论,我吃亏了,但并不甘拜下风-----这就是真正岔路河人的性格。

"岔路河人没有什么可自豪的,这里不是都市,也没有什么名山大川。岔路河人没有什么可自卑的,因为这里物产丰厚,山清水秀,地杰人灵。应该存在一份自尊、自爱"。

岔路河的山在那里摆着呢,我改变不了,我也没有能力把它们蘸点酱油吃了。哪怕以后中科院院士、央视记者来了,我也敢和他们叫板,因为我掌握的证据太多。

生活在火山附近大家不必担心,因为这座火山已经7000万年没有喷发了。但是可以受益,附近粮食产量达到世界顶级水平,与这里的土壤不缺乏微量元素有直接关系。

火山从地球深处给我们带来了一些什么物质呢?从经济角度出发,应该有钻石,这种可能性占10%。我没有能力找到金伯利岩心,只好从地表搜寻。

已知金刚石的密度在4左右,咱就找密度在4的砂石。结果看图片。

到目前为止,没有发现首饰一级的金刚石,在强光下确实有一些沙石出现"晕彩",但颗粒都比较小,只能属于"金刚砂"。如果想证实是不是"金刚砂"很容易,只要在X射线下就会暴露无疑。医院就有X光机,但我已经没有兴趣了。

搞地质调查是一件费时费力的工作,当然也费钱。不过也可以不用钱来办事儿。

地面部分调查的差不多了,地下部分也好办。大家还记得几年以前油田做过地质调查吧。到处钻窟窿,大约10米深,之后放进200克炸药,利用超声波了解地下的情况。

钻出的砂石就废弃了,咱可以当做免费的矿样使用。于是,我便尾随其后,数百份矿样就这样到手了。等他们的地质调查结束,我的地质调查也完成了。

如果说"不费吹灰之力"那是吹牛,挺费力气的,但不费钱是真的。每一口井大概需要花费数千元,我没有这个经济能力搞矿产资源调查。

地下矿产资源分布图就这样到手了,我主要在寻找富矿带。

里面的黄色金属颗粒不用我说它是什么玩意儿,千万年不锈蚀的金属一共有几种?

而黄色大比重的金属我更懒得说是什么。

这种金属的化合物到处都有,但纯金属在自然界并不是很多。

我伪造不了。

我把矿样寄给成都地质学院的孙博士,希望他能帮助做一下"光谱分析"。他帮助做了"能谱分析",并解释说"光谱分析"只能确定"质",但不能确定"量"。"能谱分析"质与量都可以确定,但不准确。如果想完全了解"质"与"量",应该做一次"哈谱分析",而这种仪器全国没有几个,他也接触不到。每开机一次需要数千元的花费。

但他给出的结果很让人吃惊,因为矿样里面含有铂!

金、银、铂都属于贵金属,是共生的矿物,就像锇、铱共生一样,但铂非常稀有,全世界每年的产量不超过20吨。在化工、国防中举足轻重,比黄金贵重的多。现在市场上卖的"白金"首饰都是"钯白金",用铂做不起。

我在矿样中确实看到过白色金属颗粒,但不值得找,只好从自己的相册里翻拍。这种游戏应该适可而止,因为牵扯到【矿产资源法】,搜集矿样可以,但不能继续下去了。

您相信吗?这就是岔路河。

"信不信由你,反正我信了。"

吃中午饭去喽,有时间再闲扯。

玉石大致分为两类,一种是硬玉,化学成分为硅化物,以翡翠、玛瑙、水晶、碧玺为主。另外一种属于软玉,以和田玉、岫岩玉等为主,化学成分为钙化物。从经济价值来衡量,一般市场价格硬玉高于软玉,大约相差20倍。翡翠属于"玉石之王",往往一只手镯价值数千万。

在一份比较权威的资料中,星星哨张家沟出土的文物中有三个"翠环",这是经过地矿部门权威鉴定的结果。不过我产生了怀疑:数千年以前本地人不可能从缅甸进口翡翠,那么这种"翠"的产地,只能是附近。我的怀疑有没有道理,您去评论。

中国没有产翡翠(玉石之王)的记录,过去国家曾经派出几支地质队在云南寻找多次,都无功而返。但张家沟出土的翠环还真是国家地质权威部门鉴定的。

数千年以前人类活动的半径有多大?可以想象,在附近有珍贵的玉石品种。

实际当时我已经掌握了本地各种石头的特性,并留有标本。只不过它们属于什么玩意儿搞不清楚,但它们属于硬玉确定无疑,因为它们可以毫不费力的在玻璃上留下划痕。它们的莫氏硬度在7左右。

“胡说”岔路河完整版

强光照射下的黑曜石貔貅手链

"无图无真相",本人恰恰在保存资料方面非常欠缺,挺多珍贵的资料毫不吝惜的送人,好多图片资料被刷掉。我试图寻找一点资料吧。

所谓的"玉石",都有"石皮",古人叫做"璞","神仙难断寸玉"。这就是卞和被砍去两只脚的根本原因。

今天就到这里,哪天高兴了再胡说。

咱岔路河也产玉,而且是很好的玉。现在我年事已高,说与不说已经无所谓了。只是对于年轻人进行一次地质教育,财富也许就在你脚下。阿里巴巴的咒语是"芝麻开门",我的咒语是"知识开门",尽管我没能开启这个大门。

?树化玉的形成需要极为苛刻的地质条件,一般树木在埋入土壤以后会腐烂或者变成煤炭,这是一般的常识。但如果有热的富硅液存在,会产生置换,这样就会有"硅化木"出现,这种概率不会超过万分之一,岔路河当时存在这种环境,因此有"硅化木"出现。敢称自己有硅化木的省份并不多,只有河北、新疆等省区。

我的硅化木标本说不上扔到什么地方去了,也懒得找。

硅化木转变成为"树化玉"要求的条件更为苛刻,需要长时间的加热,这个长时间是以百万、千万年去计算的。

因为缅甸处于两个大陆的交汇点(欧亚板块--印度板块),当时产生的高温才会出现树化玉,也产生了喜马拉雅山脉。不过那个地方温度过高,所产生的树化玉已经完全融化变形,没有了"树木"的任何特点,因此有人断言:具有树木特点的树化玉是"世界珍品"。

我不知道"世界珍品"价值几何?但咱岔路河产树化玉,这是千真万确的,而且完全带有树木的特点。

我的标本到处乱扔,以至于在看完室内的石头以后县文管所周所长已经走出我的家门,但科技文体局的奚局长又参观了我院子里的口袋。周所长返回院子,看见以后尖叫:"你就这么对待石头啊?"

奚局长对周所长说:"啥也别说了-----人家多。"

还是传张图片说明问题吧:

这是一块挺有意思的石头,如果粘上灰尘,什么都不是,但是如果清洗一下您仔细看,会发现它有树皮和形成层,侧面也有年轮,是比较典型的植物标本。

我不是不珍惜"世界珍品",但为了证实玉化程度,毫不犹豫的切了底-----这在奇石界是犯大忌的,如果参与评选,应该扣20分。

底部的图片如下:

玉化程度非常好,已经呈现半透明状态,咱可没有打磨抛光啊!

再发几张图片说明问题:

木质纹理清晰可见,而且有一个疤疖,还有一个虫洞。但是我以前提到的带有"中华第一亿年虫"的石头不是这一块,那一块不在我的手里。

这些石头都呈现木质的特点,而且都已经玉化为半透明状态,比较完全,如果垂直于木纹加工成蛋面,会出现猫眼效应,成为"猫眼石"。

这类石头还有很多,我只不过把它们当做断代的植物标本。

岔路河存在一个特殊的地质环境,与缅甸、斯里兰卡相比,温度比较低。

岔路河还有什么?咱慢慢的谈。反正也没有事儿,也不违法,和谈论金属矿藏不同,扯去呗。

晚饭以后继续胡说:

在这种极为特殊的地质条件下,还会产生什么对人类有益的物质?我应该搜寻,哪怕这根本不是我的任务。

由于从小对河卵石了解的比较透彻(老朋友了),参加过几乎整个大永吉县的水利工程(大永吉县包括旺起、乌拉街、江密峰等地),在松花江上工作数年,爱好打渔等等。搜集化石、矿物标本有得天独厚的条件。一些标本来自牤牛河,一些来自松花江,一些来自饮马河,但大部分来自岔路河。我必须挑选产于岔路河的岩石标本。

咱看看标本里面都有什么吧。

这不是琥珀,因为硬度不对,而是产于咱岔路河的石头。它可以轻松的在玻璃上留下划痕,砂轮、切割机对它无可奈何,因此定硬度为莫氏7左右。对强酸不起反应,应该属于硅化物。半透明。

这些都是碎屑,而且都是切割完没有经过打磨抛光的。如果想加工这些石头,没有金刚石工具根本不行。孔是向牙科医生张文发要了一些钻头:

没有办法,想做这类游戏又不想投资,只好脸皮厚一点。背景呢,是我擦脸的脏毛巾。反正一切都是对付吧,有点不尊重观众是吧,大家看个意思就可以了。

这就是咱岔路河的石头切片。

在几十年的野外活动中,类似的动植物化石标本、矿物标本搜集的太多太多了,在经历过几次搬迁以后,还剩下许多,以至于随便送人甚至当做建筑的回填料。

我没有经济头脑,我缺少一个经营商和工艺师,这一点我非常清楚。"黄金有价玉无价",手里掌握着大量适合做首饰和高级工艺品的材料,也知道富矿带,自己还在辛勤的打工。这种人只能说他缺心眼或者250,我就是这种人。

“胡说”岔路河完整版

强光照射下的黑曜石貔貅手链

在了解本地矿产资源以后,发现很难给石头分类,因为品种太多。去年吉林卫视的张记者、丛记者在闲谈(非采访)中对一块石头爱不释手,临走时我送给他们,他们坚决不要:"有纪律"。

这块石头径不赢寸,却有十几种色彩,涵盖了整个可见光光谱。

既然家乡产好石头,为什么不让喜欢石头的中国人知道呢。命名是个大问题,咱这里处于吉林省吉林市永吉县。地名在省市县中各嵌一个"吉"字石以产地命名名正言顺。但究竟命名为"吉石"【及时】、还是"吉玉"【机遇】,颇费脑筋。明明是美玉,我不想引起争议,只好命名为"吉石"。

“胡说”岔路河完整版

强光照射下的黑曜石手链

黄龙玉拼全县几年的宣传资源,才挣得玉的资格,我没有这个能力。

如果在全国70多个石头品种中能够获得一席之地,并不容易。

我在自己的日志中和在各路记者、各级官员的交谈中都毫不掩饰自己的观点。中国人的石文化挺有意思的,女娲补天使用的材料是五彩石,四大名著中孙猴子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,红楼梦原来的名字干脆叫做"本站",水浒传排座次也是以石头收场-------。一块和氏璧做成的传国玉玺大家争夺了上千年,至今还念念不忘。

“胡说”岔路河完整版

强光照射下的黑曜石关公

我把自己发现搜集的石头降级叫做"吉石"(实际是多种非常好的玉石),只是为了减少争议。何苦去到处鉴定,和专家们争夺是与非呢。

既然中国人相信玉石有辟邪、镇宅、养身、养性、镇官、聚财-----等功能。"吉石"又有吉利、吉庆、吉祥的寓意,如果加上"吉石",那么四个吉字叠加,构成了一个古"囍"字,所有的功能大增

“胡说”岔路河完整版

强光照射下的黑曜石观音

各路专家和媒体记者对于这种说法没有异议。

信不信由你,反正我不信。

下雨天没有什么事情,继续胡说,只是絮絮叨叨的唠岔路河一些事儿,写完了自己都忘了自己写一些什么玩意儿,因为我一般是在醉酒状态下上网的。咱在第一集中已经声明:不愿意看我的帖子的请绕行!反正贴吧好比"黑板报",允许大量垃圾帖、广告贴发表,咱的帖子也似乎无所谓。"给岔路河人一个最大限度畅所欲言"的空间,我赞成,哪怕是一派胡言。

“胡说”岔路河完整版

强光照射下的黑曜石手链

石头是一种非常好保管的物品,它不怕火烧、不怕水淹、不怕虫咬、不怕老鼠嗑----。几乎无所畏惧,人家在荒郊野外存在了亿万年也没有任何变化。因此在几经折腾之后把大量的玉石和矿物标本当做建筑回填料,而且自己还美名为"回归大自然"。

"炫富"乃是做人的大忌,今天把这些说出来无非就是告诉家乡的有志青年:多掌握一点知识。本人得到的唯一一张毕业证书是小学发给的,因此户口本上的学历是"小学"。

如果有喜欢石头的朋友没有必要来偷、来抢,因为那都违法。而且你不可能带走大量最好的石头,天南地北来欣赏石头的人很多,临走一般我都送几块他们喜欢的石头。有些是从数千公里远道而来的,也许招待饭菜-----

咱应该尽地主之谊对吧,岔路河人不小气。

这就是咱岔路河的石头和人,如果我不说出来,真的对不起网名。

我知道岔路河产美玉,适合做首饰和工艺品。但自身有缺陷:缺少经营者和工艺师。一天突发奇想,咱不用工艺师不可以吗?手镯不需要任何艺术细胞,用"吉石"做手镯我可以胜任。剩下的镯心可以做大象棋。因为象棋不同于麻将,它不怕"腥",任何花色品种都无所谓。只是在字的颜色体现红、蓝即可。

我认为这个主意不错,32枚棋子,使用32个品种的"吉石",这副象棋举世无双。

设想应该说不错,具体操作遇到了难题:我的石头任何一家大理石加工厂的设备都感到难以对付。

吴葛臣惊呼:"你的石头太硬了!"

最后连儿子都告诉我:"如果给你切一回石头,工人需要用半天的时间伐锯片,否则没法使用。"

看来业余爱好也需要投资,完全依靠"零投入"是不行的,你玩儿不下去。打麻将需要钱"垫底儿,"打耗子还得有"油纸捻儿"。

我只好买了一个500毫米的金刚石锯片。切出来的切片都比较厚,比较大,您明白我是做什么用的:

半透明,请您想象成手镯和象棋子,继续上传:

这就是咱岔路河产的石头,您相信吗?"石至美则为玉",我并没有进行深加工,锯痕还在。由于当初火山爆发的时候,岩浆里含有大量铁质,因此一部分石头呈现紫色。如果呈现鲜红色,便是"鸡血石",值钱是值钱,但这种地方不太适合人居住,因为那里面含有汞,汞是重金属,重金属中毒是挺可怕的。

“胡说”岔路河完整版

强光照射下的黑曜石手链

我在岔路河发现了大量的石器时代的遗物,这不足为怪,因为县志记载"老山头文化"为永吉县境内有人类活动之首,约为6000年以前的新石器时代。不过我所搜集的证据似乎可以追朔到旧石器时代这里就有人类活动。因此我的推断是爱斯基摩人、北美的印第安人与本地人同宗同种,因为当时的白令海峡是可以自由往来的,而岔路河是最简洁的通道。这一论点有黑龙江学者的赞同,缺少的是在吉林省的证据,只差一环。这一环在岔路河可以找到。

在岔路河境内我搜集了大量的石斧、石刀、陶器残片等,最后发现了石棺古墓葬群。这没有什么可奇怪的,星星哨石棺墓葬群引起国外轰动那是1975年的事儿。星星哨可以有,岔路河也可以有。人类活动遗址不一定到处都是,但岔路河凭我个人感觉和文献记载,比星星哨要早。这是同一个文化群。

有人不服气,你说这里是长白山天池的分店,我说你太无知。岔路河是长白山天池的老祖宗,因为这里的火山活动比长白山天池早了一亿年!

在犹豫了几年以后,由于发现石棺大量破损,和儿子商议的结果是上报。于是通知了永吉县文化局局长。两天以后,文管所周所长带队,在看到我前一天拍的图片以后,予以肯定,并拍照存档,按照规定,层层上报到国务院相关部门。

“胡说”岔路河完整版

强光照射下的黑曜石关公

第二年春天,由吉林市、永吉县进行联合实地考察,当然必须由我指认具体地点。于是我们两台车就出发了(市、县),到了地方,不必我多说,谁都可以看出来这是真实的几千年以前的文化遗址。市领导倒是和蔼可亲,和我详细的谈这个遗址的范围,尽管有争论,但不伤和气。

"把具体方位记录一下。"领导告诉下属。

我嘴比较欠;"这里离东经126度不远。"实际只差150米左右,但还在125度范围之内。

下属眼睛一瞪:"整个永吉县、吉林市都在东经126度之内,你懂什么?"

我什么都不懂,只是一个小学毕业的老农,只好闭口。两台车都带有卫星定位仪,还说什么呢。他们定位去吧。还算不错,把我送回家,之后两台车去星星哨吃午饭去了。

这是真实的故事,一个发现了几千年古文化群的老农民,在"上报"之后,得到的是一场抢白。除此之外,连一顿午饭也没有得到。

这种部门你愿意和他们办事儿吗?

虽然受到抢白,我还是在维护本地古文化遗址,因此在察觉有人关心石棺的时候,在岔路河贴吧发表了呼吁。

此呼吁引起了"江城晚报"记者黄云的注意,她通过吧主麻老师联系上我,我没有任何隐瞒。第二天以半个版面的篇幅见报了。

关于我的记载还挺多,网络和省内的报道都有,其中标题不一,令人感觉有点气愤的有【另类农民-----】【六旬老汉疯狂-----】,实际有些记者和我根本没有见过面。

仔细想一想"另类"在本地的意思是"挺隔路的",你一个农民不去好好种地偏偏去打渔。打渔就打渔呗,偏偏捡石头。捡石头就捡石头呗,偏偏研究什么石棺。还上网胡说八道,是挺"另类"的。在我搜集矿砂的时候,哥哥送我一个词:痴迷。我自己送自己一个词:执着。老伴送给我一个词:恰恰就是"疯狂"。

大河语:这个系列文章到这就结束了,叫“胡说岔路河”是沿用作者发贴时候用的题目,其实大家看过后都知道这可不是胡说,有理有据,远超过一般人的知识范围,即便是真的胡说,估计也没有几个人能反驳,这需要相当专业的知识。这个胡说系列和上一个漫谈岔路河系列文章,都是岔路河人该了解一些的,尤其是有影响力的人,一个地方的历史就是这个地方的灵魂,也是这个地方发展的底蕴,有了它才会与众不同。其实从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也一样重要,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些地方,为了争一个名人故里就吵的不可开交,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,文化更值钱。借用文章里面谈到的观点,有些东西如果置之不理那就一文不值,如果挖掘利用好了也许就是无价之宝!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!